30元甩卖!服装业错失三季,夏季清仓“早到晚退”

来源:新京报    作者:张泽炎    发布时间:2020-07-30    

  零星顾客,店员刷着手机,当批发市场里喧嚣退去,“甩卖”的红字招牌格外显眼。

  “预计至少蒸发4000亿收入”,近期,这一数字抛出将中国服装市场的疲态再度放大。近日走访服装批发市场,大多店主难掩疫情对生意的冲击,有的则因房东不减租金或减得少,最终决定撤店“回家打工”。

  Choice数据显示,截至7月29日,已有10余家上市公司披露了2020年半年度业绩快报,大多上市公司业绩严重下滑,其中探路者预计亏损1.3亿至1.48亿。记者注意到,“亏血”状态下,不少上市服企开始甩卖境外子公司。

  在专家看来,此次疫情至少影响了服装行业2019冬季、2020年春、夏,乃至秋季产品销售。眼下,需要一定周期疗伤。不过,低谷也一定程度上预示着机遇。经营童装店的张颖夫妻想到的“新方法”就是直播带货。除此之外,服装业正在开启朋友圈卖货、微信秒杀活动、社群营销等新尝试。

  裤子50元两条,夏季清仓提前开启

  7月28日走访了北京一服装批发市场。六层市场里只有零散顾客,大部分店主坐在店铺里刷手机。不过,见到顾客路过,站在门口的店员便奋力吆喝。

  走在商铺间,部分服装店挂着“撤摊,甩卖”或是“清库存”“清仓”等促销牌,裤子30元一条,50元两条。

  据多家店主介绍,目前批发市场客流量并不大,部分店铺已经撤店、招租。“现在确实比较困难”成了共鸣。

  一家店主表示:“夏季清仓提前了,尽管从7月份就开始做促销,但效果不怎么好,可能清仓时间要延长,毕竟还要8月份上秋装。”“疫情发生后,逛街的人很少,基本每天只能卖出一两件。房东不肯减租金,又卖不出去货。已经不上新了,希望赶紧把现在的货全部卖掉,出去打工。”有的服装店老板早已心生去意。

  不过,也有店家表示,目前并非大规模关店,而是部分店铺在调整,很多店铺上货来源几乎差不多,衣服同质化严重,又不肯压低价格,关店很正常。目前北京疫情有所好转,客流量正在逐渐恢复。

  随即走访了北京一大型商场,与批发市场相比,客流量明显增多。相似的是,很多服装品牌也正在“狂甩”,部分快时尚品牌甚至推出三折至五折优惠。

  纺织服装品牌管理专家、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表示,2020年可以说是纺织服装行业最困难的一年,国内外市场形势恶化,对完全市场化的纺织服装产业而言,冲击不仅仅只是上半年,而是需要一定周期时间来疗伤与恢复,而且还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

  上市公司业绩跳水,森马服饰、*ST拉夏“甩卖”境外子公司

  对于服装行业的“囧经历”,近期市场开始以数字丈量。据媒体报道,Convertlab市场部副总裁刘金砚近日在深圳某服装大会上发表主题演讲时表示:“2020年势必是动荡的一年,预计中国服装市场至少蒸发4000亿收入,整体市场规模缩水15%。”

  这一数字,直接将中国服装市场推上热搜。奥纬咨询公司4月进行的一项调查同样显示,2020年,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服装市场预计将萎缩15%,相当于抹去了600亿美元的市值,4月和5月几乎没有报复性支出。

  疫情出的这道难题,自然成了上市公司的一道坎。

  Choice数据显示,截至7月29日,已有10余家上市公司披露了2020年半年度业绩快报,大多数业绩下滑严重,亏损近千万,而探路者预计亏损1.3亿至1.48亿,上年同期则盈利8185.59万元。

  今年一季度,全国遭受疫情重创,零售业基本处于停摆状态。贝壳财经记者统计了休闲、商务等服装品类在内的20家上市公司发现,除了雅戈尔,其他19家上市公司业绩全部出现下滑。

  雅戈尔表示,今年一季度业绩能够成为“万绿丛中一点红”,主要靠旗下地产板块营收的增长。该公司旗下的服装业务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较大,销售额分别录得同比下滑52.3%和29.04%。随着3月份疫情在国内逐渐得到控制,雅戈尔品牌服装销量跌幅才逐渐收窄。

  值得注意的是,疫情在全球范围内暴发,上市服企的业务也被波及,纷纷开始甩卖境外子公司。7月20日,国内童装行业龙头森马服饰发布公告称,将向股东森马集团出售全资子公司法国Sofiza SAS 100%的资产和业务。2018年,森马服饰曾经斥资现金1.1亿欧元完成对Sofiza SAS的收购,从而接手法国中高端童装Kidiliz,希望以此能够提高森马服饰在欧洲市场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但是,两年后,森马服饰即宣布向大股东出售Sofiza SAS,公司对此解释称疫情暴发后,Kidiliz集团主要经营地区法国和意大利以及整个欧洲市场经济遭受重大损失,对公司的业绩造成不利影响,为了避免该业务对公司业绩造成持续的不利影响,公司拟出售该资产及业务。

  据森马服饰发布的2020年半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上半年公司归属净利润预计为0万元至7221.06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90%至100%。修正原因系受新冠疫情的影响,公司境外业务亏损加大。

  *ST拉夏此前也宣布,原全资子公司法国NafNafSAS已于法国当地时间6月19日正式进入司法清算程序。除去自身经营原因,*ST拉夏表示,由于一系列事件对法国消费环境及市场需求产生不利影响,NafNafSAS面临较大的经营压力和资金缺口。另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NafNafSAS今年一季度经营情况进一步恶化。鉴于NafNafSAS无力偿还2410.6万欧元到期欠款,当地法院于当地时间5月15日裁定其启动司法重整。

  程伟雄表示,从需求端来看,疫情至少影响了服装行业2019冬季、2020年春季、夏季,乃至秋季产品销售。在供应端来看,因为需求端收入减少,导致工厂订单萎缩,由此传导到上游面辅料、原料的供应上需求下滑,对整个产业影响深远。

  程伟雄认为,鞋服产业一年比一年难过,产业转型升级在零售终端受用户需求导向,以及新技术、新工具、新平台、新模式等倒逼下,中台、后台已在悄然改变。但产业链和消费端的对话依然有些各自为战,产业链和快速迭代的用户场景无法匹配和接轨,低端、低值、低技术、低门槛的产业体系逐步向中高端的产业体系转型过程之中矛盾重重,挑战很大。

  线上乘风破浪:直播带货、朋友圈卖、微信秒杀……

  不过,疫情这一关,对于江苏经营某童装店的张颖夫妻来说,不是选择坐以待毙。

  “10年前我们刚入行的时候,店铺只有几平米,现在已经扩展到200平方米左右。在旺季的时候,营业额经常每天突破2万元。但是疫情以后,顾客少了,我们也不得不探索新的方法。”

  张颖夫妻想到的“新方法”就是直播带货。“每天都会搭配好一套衣服,让模特穿上进行直播展示,并且制作成小视频,除了在视频平台上发布,也可以在微信群里传播,这样每天也能销售几十件衣服。”张颖表示。

  从疫情开始,不少公司开始尝试新营销模式,积极探索线上营销渠道,包括朋友圈卖货、微信秒杀活动、社群营销、直播、云店等。

  服装品牌销售小月表示,公司早在2月末就在直播平台“试水”,每天下午都要直播2个小时左右,主要帮助顾客试穿和推荐衣服。“直播帮助我们收获更多粉丝,以前很多触及不到的顾客也可以通过直播观看我们的新品,这对疫情过后的线下销售也很有好处。”

  太平鸟此前发布的2020年上半年业绩快报中显示,今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同比增长3.09%,扣非净利润同比上涨129.14%。对此,公司解释为,新零售业务的迅速推进、电商零售额大幅增长以及线下零售业务在二季度的快速调整恢复,一定程度上弥补了线下门店疫情期间损失,以及渠道合作方给予的减免租金支持和国家给予的社保减免等优惠支持,公司经营性利润同比有较大增长。

  直播带货加持,服装行业“乘风破浪”。

  红蜻蜓的董事长、现年56岁的钱金波,三个月内多次现身直播间带货。3月8日,钱金波献出直播首秀,与音乐制作人黄舒骏和歌手白雪等时尚人士及企业家进行连线,这场直播吸引了43.53万人次观看,红蜻蜓商务时尚皮鞋官方旗舰店的销量同比增长114%。4月11日,钱金波带领一众主播开启红蜻蜓品牌直播日,《时尚芭莎》总编辑苏芒、演员何泓姗助阵;5月23日,钱金波第三次走进直播间,为红蜻蜓直播带货,与代言人Angelababy连麦,全网观看人数超过379万,全域销售同比增长160%。

  程伟雄认为,2020年对于企业而言理应是活下去才能有机会,危机面前大家的机会是均等的,关键依然是看企业家的战略格局与选择。每次危机来临之后也带来很多不确定性,但大浪淘沙之后留下来的企业也是优质的,生存法则决定了优胜劣汰,被淘汰的不是危机问题其实依然是企业自身问题,企业免疫能力不具备抗风险能力,要从企业自身的品牌、产品、渠道、商业模式等去剖析。

  此外,程伟雄表示,线上线下互联互通全渠道模式是主流选择方向,这不为人的意志所转移,疫情后会加速这个大趋势在企业层面的实现。

责任编辑:张泽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