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制衣工成为设计师,这个 22 岁女孩的行动如何定义?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12-10    

  几个身穿蓝色法式工作服的年轻人站在讲台上,目光呆滞,举止僵硬,模拟在流水线上工作的情景,嘴里发出有节奏的喀呲声。嘉宾席中有人起身,拍了拍其中一人的肩膀。年轻人们动作变得松快了些,脸上绽放出笑容,开始交谈、握手、拥抱。

  这场表演基本上浓缩了它的导演——22 岁法国女孩 Kim Hou 对于“时装设计”的美好愿景:让传统工人也能成为时尚设计师。Kim 已经为这件事工作了 2 年,并成立了一个时装品牌 About a Worker。

  愿景听上去有多美好,实际就有多叛逆。Kim 目前在荷兰埃因霍温工业设计学校(Academie voor Industri?le Vormgeving Eindhoven,简称 AIVE)读大四,尽管这所学校以开放和“真正的人道主义”著称,老师大多也认为这个想法不切实际。

  唯一支持者是她的班主任。这位老师允许 Kim 把 6 个月的课程延长到一年完成,给了她在不同城市寻找工厂、联系零售商、参加展览和推广品牌的自由。她每周还会在 Skype 上与 Kim 交谈,建议她在设计品牌网站时重点展示服装的生产和设计流程,并且谨慎对待展示工人的方式。比如回避用”educate them”(教育他们)这种居高临下的词汇。

  最终 Kim 在巴黎市郊 Saint-Denis 一间工厂找到 4 位制衣工人。通过商议,About a Worker 不追随传统时装日程的春夏或秋冬季,而是按城市分类,以当地工人的传统着装为设计基础,所有面料均来自项目所在的国家。

  About a Worker 是一个反商业的品牌。有多少工人可以满足 Kim 的要求?他们的生产效率如何?如何保持设计质量的稳定?即便品牌理念已经构成了一个天然的故事,它的潜在买家又有多少?

  从最保守的角度看,与其说这是一个商业计划,它更像一次艺术化的理念表达——只不过它的确有衣服这种产品出现。

  1

  Kim 关心底层。她可以熟练地讲述时下热门的道德品牌(ethical brands)倡议,可能这与 About a Worker 涉及的合作对象密切相关。

  Kim 说自己在 2013 年孟加拉达卡工厂坍塌事件之后,才得知 H&M 和 Giorgio Armani 其实在同样的工厂里生产自己的商品。她对此的思考是:“工人们已经和原来不一样了:他们知道怎么又好又快地工作,也有足够的想象力。问题是他们是如何被对待的,工作时长和工作环境有很多不合理之处。人们没有意识到他们购买的商品背后存在很多问题。”

  这个说法似乎不能完全概括全球的服装加工业劳动力状况,但可以代表 Kim 要讲述的故事。

  她还会提及一只黑绿白相间的 proenza schouler 水桶包。它是 Kim 上一份实习工作的礼物。她并不喜欢这份工作,但对行业日常有了更直观的认识:“在纽约,我学会了怎么在 6 个月里做 4 个系列,除此之外还有和购物中心之类合作的各种联名系列。简直太疯狂了。还有大量浪费,有时一次做 10 个样品,但只选一款出来,其它就堆在那里或者扔掉。”

  然后是那个疯狂购物阶段。初中她在一所有许多富人就读的学校念书。女孩们喜欢穿戴香奈儿,时尚消费几乎是一种合群的必要。“她们会问我,Kim,为什么你没有一条 Diesel 的牛仔裤?我记得后来我一次关注了 14 个时尚博主。”

  最后是一个听起来令人深思的问题:人们为什么会对某些品牌如此着迷?进入时尚行业工作后,行业整体形象和运行规则的反差让她感到冲击:一些奢侈品牌喜欢谈论法国工艺,但他们的工厂可能设在西班牙,而有些鞋子则是在罗马尼亚的工厂里生产。

  Kim 出身优裕。父亲是知名策展人、罗马 Maxxi 艺术总监侯瀚如。母亲 Evelyne Jouanno 则是 ars citizen 基金会创始人。两人在表示支持的同时也经常提出建议。Kim 觉得最重要的一条建议是——每个项目都不应偏离最初的设计,要让那些不被听见的人被听见、看见。

  当然,这也和 About a Worker 要表达的理念如出一辙。

  2

  从纽约结束实习工作后,Kim 给正在摩洛哥工厂里工作的朋友 Paul Boulenger 打了个电话。Paul 曾经创立过 T 恤品牌,对工厂和销售渠道了解得更清楚。为了提高成功率,他建议 Kim 先和小工厂合作,并且自己也加入进来,成为品牌的商业合伙人。“他和一家在巴黎附近的工厂挺熟,我们去见了一次面就决定合作。“

  这家工厂就是位于巴黎市郊 Saint-Denis 的 Mode Estime。这是一家社会福利性质的小工厂,只有十几名工人,也只雇佣巴黎最底层、温饱上都有困难的人,与他们签订 1 到 3 年的合同,提供基本的薪水,也提供培训。大多数工人都是此前找不到长期工作、只能做零工的移民。

  Kim 运气不错。她找到了 4 个有做服装基础的人,也就是 About a Worker 首个系列的 4 位设计师。

  Fadila Boubekeur 来自阿尔及利亚东北部城市君士坦丁(Constantine)。她从小就喜欢做衣服,针插、胸衣、手工刺绣,什么都做,这是受母亲的影响。母亲有一台缝纫机,擅长做昂贵的阿尔及利亚传统服装。Fadila 喜欢重复 9 岁时的一个故事:那是她第一次自己做东西,用树刺编织了一个发带。

  Fadila 今年已经 60 岁了,孩子们在巴黎出生,在阿尔及利亚长大,但仍想回巴黎生活。Fadila 为此在巴黎待了 5 年,在不同协会做志愿者,直到进入 Mode Estime,”我找到了工作,还是我爱的领域,真是开心。 ”在 Mode Estime 一年半来的生活很规律:早上 9 点工作到晚上 5 点,熨烫,缝纫、锁边、剪裁,中午一小时休息。工厂外有一个小森林,风景很美。T 恤做起来最简单,15 - 30 分钟就能做一件。裤子难一点,但这是 Fadila 本人最喜欢的时尚单品。在描述自己的工作时她提了三次“real joy”(真正的愉悦)。她正打算和同事在工厂内部成立一个工作室,自己设计衣服。“时尚不是道德(moral)的,不是不朽的,但它的诞生给了我们精气神(moral)。”她有些调皮地用了个双关。

  33 岁的 Aissatou Gakou 是塞内加尔人,18 岁就到了法国,育有三子。她喜欢穿长裙,戴颜色艳丽的头巾、夸张的大耳环。每天最喜欢做的事是烹饪,和曾经在塞内加尔报名上过为期三年的缝纫课程——第一年学习手工缝纫,后两年学机器缝纫。不过只上了一年,这家培训中心就被关闭了。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