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amaya Ffrench:我是如何成为Burberry全球美妆总监的?

来源:BoF时装商业评论    作者:Sophie Soar    发布时间:2020-06-27    

  从竞技运动员到舞蹈演员,从脸部彩绘师到专业化妆师,Isamaya Ffrench曾为Tom Ford美妆、YSL美妆、《Vogue》和《Love》杂志工作过,同时她也创办了Dazed Beauty。这名Burberry全球美妆总监与BoF分享了她的职业经验。

  “是的,我是一名彩妆师,但是把它描述为我的工作总是有点牵强,因为我从一开始并没有从事这一行工作,我是后来才变成了彩妆师,”Isamaya Ffrench告诉BoF。

  事实上,15年来,Ffrench一直是一名舞者。她曾是Theo Adams公司旗下的一名艺人,这是间集艺术家、舞蹈家、音乐家、演员和歌手于一身的公司,现在她仍然是这间公司的美妆总监。她也是一名极富竞争力的跳高运动员,曾在切尔西艺术学院学习3D设计,然后在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学习产品和工业设计。在Theo Adams公司的一名摄影师推荐她到《i-D》杂志做人体彩绘工作之前,Ffrench还在儿童派对上做过脸部彩绘师。

  在她最初尝试通过面部彩绘进入美妆领域之后,Ffrench开始“反向工作” ——自学基本化妆知识。随后,她参与的大片开始登上《Interview》、英国、美国和意大利版《Vogue》、《W》和《 Love》等杂志,其作品令人印象深刻。她也曾与David Sims、Mert & Marcus等著名摄影师合作,还为Iris Van Herpen和Junya Watanabe设计了T台化妆造型。

  在 Ffrench不断突破界限的创作中,她也成为了一名炙手可热的美妆大使和创意合作者。2014年,她被任命为《i-D》杂志的美容编辑; 2015年,她被任命为YSL美妆大使; 2016年,她加入 Tom Ford美妆担任创意艺术顾问; 2018年,她被任命为《Dazed Beauty》的创始创意总监; 2019年,她被任命为Christian Louboutin美妆的全球彩妆大使。上个月,Ffrench 成为了Burberry的全球美妆总监。

  现在,这位创意总监和彩妆艺术家与BoF分享了她的职业建议。

  你的职业生涯是如何开始的?

  我以为我最终会从事表演艺术或类似的工作,但我也对艺术和设计感兴趣,所以我去了大学学习产品设计。

  在大学第二年,我加入了Theo Adams公司的表演团队,我也接受了一份儿童面部彩绘的工作。正是通过这两样东西的结合,我在Theo Adams公司密切合作的一位摄影师问我是否可以为一本杂志做一些人体彩绘,结果,这本杂志是《i-D》。

  我当时对《i-D》一无所知,只是随身携带了颜料和粘土,做了一个很大的人体彩绘。但是我记得在片场的时候我在想:“天啊,这感觉真是太简单了,我可以做到。” 我喜欢它,和人们一起工作,和身体一起工作——它有表演的一面,这是有道理的。

  之后,你成为了一名专业彩妆师,你是如何发展自己的技能的呢?

  接下来,我参与了Christopher Shannon的时装秀,给男模特画面部彩绘,然后我又回过头来,我想最终我教会了自己化妆的基本知识,开始把创造性和美结合起来。这一切都不是故意的——我只是顺其自然。

  我那时候很有胆量,在很多工作中闯出了一条路来。这并不是说我认为自己没有天赋——我有艺术背景,对艺术和摄影充满了热情,但这是一次自我激励的旅程。要做彩妆师要承担很多的压力和要求,但我只是承受这些压力,并成功做到了。

  我是一名彩妆师,但是把它描述为我的工作总是有点牵强,因为我从一开始并没有从事这一行工作,我是后来才变成了彩妆师。我现在仍然不得不称自己为化妆师,但我也是音乐家和品牌的创意总监。我去年也开始打破旧习,担任了电影导演。在某种程度上,它减轻了我一直想成为一名彩妆师的压力,因此我现在似乎更喜欢这份工作了。

  是什么特质让你在职业生涯的开始就脱颖而出?

  我经常认为有运动背景的人有一种“我能做到”的态度。从体力上而言,我知道我能做很多事情。我这么做是因为我告诉自己我必须这么做。能量和化学物质的释放来自于我的内心,“是的,我要这么做。我必须解决这个问题。”

  我从来没有在我能走之前就开始跑。一切都是很自然地发生。我被要求做一些其他人没有做过的、有创意的事情。所以,我认为人们不报任何期望。我对其他人在做什么不感兴趣——我当然不会看其他彩妆师的作品,因为我对它们不感兴趣。我要为自己开创先例。

  事情进展得很自然。我开始做一些小型的时装秀和小一点的杂志大片。我一直在教育自己,从我所看到的一切、从我参加秀或是与其他艺术家一起进行的工作中,在精神上把这些记录下来。让我保持兴趣的是我从这些经历中得到的教育。

  在你的职业生涯中,什么样的职业建议一直激励着你?

  我工作的一个转折点,是在片场与摄影师David Sims在一起。我向他抱怨:“我想做这种事,但没人想拍。没有人想要这种工作。” 等等等等。他看着我说:“那你自己来吧。”

  也因此,我开始和一个朋友一起拍摄故事,他和我一起工作。我们进行公路旅行,创造让我们能够教会自己如何创造一幅更大图景的工作。这就是我为什么现在做创意指导的原因。不要指望有人会打电话给你说,“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自己动手吧。

  你从与品牌合作中学到了什么?

  总会有妥协的成分。当你作为一名品牌大使或创意总监工作时,你正在与一个已经到位的团队一起保护这个品牌。不管你带来了什么,它们都会带回一些更加商业化的东西,这有助于我理解什么可行,什么不可行。

  你还需要做好自己的研究,并与从事消费者研究的人一起工作,以了解趋势,并将其纳入广告创意之中。作为一名艺术家,重要的是要认识到你必须在许多不同的市场销售产品,比如:如何将产品卖给中国的女性,又如何将产品卖给巴西的女性。

  这不仅仅是你和你的工作,你必须尊重这个事实。这是为了品牌的整体形象。有时候,你有一些想法,但是品牌不理解或者这个想法和它们的不契合,这会很令人失望,但你必须克服它,因为最终,它不是你的品牌。你必须尊重这一点。尽量不要把事情往心里去。

  在你的职业生涯中,最大的挑战和教训是什么?

  我经常旅行,有几次因为太累而倒下了。我不得不考虑把节奏慢下来,因为我身体不好。我总是对所有的事情都说好的,或者至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是这样。我真的从没有停止工作。但是我认为我过去必须那样做,才能达到我现在的位置。这是首当其冲的问题之一。

  如果我现在减少旅行,那是因为我选择这么做。世界不得不继续转动,人们仍然继续卖衣服和拍大片,但是生命不值得为此牺牲。我终于找到了工作和生活的平衡点。

  你的工作需要什么样的技能?

  人事管理和良好的人际交际技能,因为这就是你每天工作的目的——和人打交道。态度和蔼、耐心、有礼貌,如果必要的话,态度要坚决。但我认为这是成功的关键。尽管创造性的一面很重要,但是人们信任你并且你也能够信任与你共事的人,这是至关重要的。

  这项工作还有外向的一面——不仅仅是拍摄大片,还可能包括对媒体发表演讲、开发产品、做教程、举办大型公关活动。作为一名大使和一个品牌的创意总监有着完全不同的另一面。你必须能够做到这一切。

  你还必须按时完成任务。我们谈论的是那些按时间表交付和生产的产品,所以你必须要准时。这是任何人在公司工作时都会说的最基本的话,你必须遵守专业精神,这和你自己工作或者和朋友一起拍摄是不一样的。

  一个自己打拼的人如何在今天的美妆世界中脱颖而出呢?

  这是一个非常不同的时代,你可以利用互联网作为你的优势,因为它现在使用的方式和过去截然不同。突然间,互联网变成了一个大的展览空间,我觉得自己现在有点没用了。

  我作为一名彩妆师的工作几乎受到了来自互联网的威胁,因为互联网让更多的观众参与并展示他们的彩妆技巧。但是两年前,我建立了一个Dazed Beauty平台,为那些可能被边缘化、没有被认真对待或被排斥的人提供一个空间——不仅仅是有色人种或性少数群体,还有那些因为年龄而被排斥的人。

  我想创造一个平台,让孩子们有一个可以展示、交谈、思考和交流的空间。我花了很多时间来确保这是一个让孩子们能够接触到、具有真正多样性的地方。在此之前,这些东西只存在在美妆教程之中,化妆师、造型师和艺术家们现在有了一个有效的空间来展示他们的作品。

  你对如何在美妆方面取得成功有什么建议?

  给别人建议有时是没有用的,因为每个人的生活都截然不同,而我可能处于一个更有利的位置。但是就像意识形态或哲学一样,没有人可以告诉你该做什么。你应该做你想做的事情,这才是生活更大的主题。我认为幸福对我来说就是成功。做让你开心的事。

  再往前看,我不知道彩妆师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我认为品牌大使正在发生变化——她们开始变成拥有大量社交媒体粉丝的网红、模特或博主。品牌不再需要去找艺术家了。这并不是一件坏事——你只需要去适应。你不能因为这些事生气。

责任编辑:Sophie So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