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卡龙三度冲击IPO:业绩不如5年前,对赌失败天图资本撤资

来源:斑马消费    作者:陈晓京    发布时间:2019-07-16    

  7月初,曼卡龙珠宝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曼卡龙”)披露IPO招股书,拟登录创业板募资3.58亿元,主要用于营销网络扩建。

  曼卡龙在核心市场浙江陷入增长瓶颈,浙江省外市场和电商渠道虽有所突破,但苦于无法盈利,导致公司盈利能力下滑。

  值得一提的是,这已经是曼卡龙第三次冲击IPO了。2018年被天图资本抛弃,对赌协议仍在身,饱受“资本之痛”的曼卡龙,能否背水一战?

  业绩不如5年前

  曼卡龙主营业务为珠宝首饰创意、销售、品牌管理,主要市场集中在浙江的杭州和宁波。

  公司主要品牌为曼卡龙MCLON、古今传奇,旗下产品包括“三爱一钻”:爱尚金(素金)、爱尚炫(K金+小粒群钻)、爱尚彩(K金+宝石)以及钻石饰品。

  截至2018年底,公司旗下门店共153家,其中直营店27家、专柜59家、加盟店67家。

  2016年-2018年,曼卡龙营业收入分别为7.50亿元、8.37亿元、9.20亿元,归属净利润分别为5578.34万元、4381.84万元、5503.91万元。

  报告期内,公司净利润下滑,盈利能力下降较为严重——2016年-2018年,公司净利率分别为7.44%、5.24%、5.98%。

  实际上,从更长远的时间来看,该公司的业绩下滑和异常波动乃是“家常便饭”。

  因为曼卡龙旗下业务以素金为主,报告期内占比一直在6成左右,所以,公司的毛利率相对较低,且呈现下滑趋势:2016年-2018年,综合毛利率分别为26.62%、22.87%、24.57%。

  另外,公司的费用率较高。2016年-2018年,公司销售费用率11.70%、10.89%、11.37%,管理费用率4.05%、3.94%、3.81%,均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曼卡龙解释称,销售费用率与经营模式有关,但是,公司绝大部分门店为专柜和加盟店,销售费用率应该更低才对。

  对于管理费用率偏高,公司解释称,“公司整体销售规模较小,无法体现规模效应,受此影响,公司管理费用率高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平均水平。”

  区域市场陷入瓶颈

  作为一家区域性珠宝首饰品牌,曼卡龙的主要市场集中在浙江的杭州和宁波。

  2016年-2018年,公司在杭州宁波市场的收入分别为5.11亿元、5.23亿元、5.50亿元,分别占比总收入的68.13%、62.49%、59.78%。

  近年公司在整合浙江地区的营收增长减缓,2017年和2018年的综合增长率分别为9.70%和3.70%。

  近几年,公司的营业收入增长主要是浙江省外市场和电商渠道贡献的。从2016年到2018年,浙江省外的营业收入从209.59万元增长到4125.99万元,电商渠道的收入从1692.04万元增至4955.88万元。

  2010年开始,公司浙江市场之外,拓展上海、江苏、湖北三大市场,不过,负责这三大市场的子公司,仍然悉数亏损。

  虽然电商业务一年的营业收入能达到5000万元,但其毛利率从2016年的13.05%爆降至5.01%,几乎不赚钱。

  存量业务陷入增长瓶颈,增量业务不赚钱,因此公司的营业收入在报告期内增长,净利润却呈下滑趋势。

  业绩下滑的同时,公司的存货高企。公司2016年、2017年和2018年末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3.02亿元、3.31亿元、3.52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69.05%、66.59%、66.73%。

  而且,公司3个多亿的存货中,库存商品超3亿元,占比95%,原材料仅数百万元。

  所以,这并非传统意义上珠宝首饰公司的原材料储备。更主要的原因是,公司产品的竞争力下滑。

  天图撤资,对赌协议仍在

  曼卡龙的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总经理孙松鹤,早年曾就职于杭州市萧山区商业局百货公司,后创立萧山万隆珠宝城、万隆曼卡龙珠宝等。

  2009年底,孙松鹤作为主要发起人成立曼卡龙。随后几年,他将旗下珠宝首饰业务和资产,包括存货、设备、办公用房产等,注入到曼卡龙,形成现在的拟上市主体。

  上市前,孙松鹤合计持有公司76.93%的股份。

  值得一提的是,这并不是曼卡龙首次冲击IPO。

  2015年6月、2017年4月,曼卡龙曾两次向证监会提交IPO申请书,拟在上交所上市,保荐券商为民生证券;2019年7月,曼卡龙卷土重来,保荐券商更换为浙商证券,剑指深交所创业板。

  彼时,曼卡龙因为业绩下滑严重遭遇广泛质疑:2014年归属净利润腰斩,2014年-2016年营业收入三连降。2017年5月,曼卡龙直接被证监会终止审查。

  近年曼卡龙业绩虽略有回升,但远未回到5年前的状态,而且,营业收入止跌、净利润提升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大规模开放加盟店。

  在此前提之下,曼卡龙强冲IPO,或许与实际控制人与投资人的对赌有关。

  2012年公司引入信海创业、浙商海利、天图资本等外部投资人时,对赌协议为2015年之前上市,否则股东可要求实控人回购股份。公司2015年、2017年两次IPO折戟之后,2019年4月,实际控制人与投资人签署补充协议,对赌仍然如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头顶。

  实际上,曼卡龙的对赌协议,已经启动过了。

  2018年11月,深圳天图及天津天图将其持有的公司全部股份转让后,其推举的董事潘攀辞去董事职务。

  天图资本专注于消费领域,投资项目包括周黑鸭、奈雪的茶小、红书、蘑菇街等。

  另外,公司业绩下滑、上市折戟,也引起高层动荡。

  2017年底、2018年初,公司董事、财务负责人胡晓群,董事、董事会秘书刘春燕先后离职。其中有大半年的时间,董事长、总经理孙松鹤不得不代行董事会秘书职责。

责任编辑:陈晓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