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北京市内免税店:出入境时间限制放宽 购物者排起长队

来源:证券日报    作者:向炎涛    发布时间:2020-07-14    

  “我们最近不是‘比较忙’,是特别特别忙!”7月11日,在北京中服免税店内,一位店员说。

  中服免税店是北京唯一一家市内入境免税店。疫情期间,中服免税店将出入境时间限制从过去的180天内,放宽到从2019年8月1日至2020年6月1日,这一政策吸引了大量消费者前来“买买买”。

  随着海南离岛免税新政落地,市内免税店也成为消费者和资本关注的热点。7月9日,王府井公告拟投资设立全资子公司北京王府井免税品经营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为5亿元,用于开展免税品经营等业务。自今年6月10日宣布获得免税品经营资质以来,王府井股价已上涨159%。

  市内免税店排长队

  北京中服免税店由中国出国人员服务总公司设立,位于北京市区,后者是国内拥有免税牌照的8家公司之一。根据原来的规定,入境旅客在回国后180天内凭出入境记录可进店购物,每人每次购物额度8000元。如今疫情期间,该店阶段性延长了出入境记录使用有效期,自2019年8月1日至2020年6月1日期间回国的旅客,如有未使用过的出入境记录,可在2020年12月31日前到店购物。

  在店内看到,由于出入境时间限制放宽,前来购物的消费者络绎不绝,不少化妆品柜台前更是挤满了人,收银处排起了长队。

  “这项政策推出来还没多久,6月底开始实行的,最近每天都很多人,海关都不让宣传。”店员介绍,一方面疫情原因放宽了出入境时间限制,另一方面现在正值店庆促销期间,折扣力度比较大,所以顾客比较多。

  正在购物的段女士介绍,自己去年来过一次,可能因为当时没有做活动,顾客很少。这次过来也是因为放宽了期限,“我是去年10月份出了一次国,回来后也没想起要来购物,现在疫情出不了国,正好了解到有这个活动符合资格就过来补点货。整体来说,这家店品牌还是偏少,也只有几个品牌价格比较实惠。”她表示。

  店内多个品牌均在促销。某品牌网红产品“十全大补”面膜折后仅179元一瓶,而在普通商场专柜价为400元一瓶;某品牌“紫苏水”和“牛油果乳液”价格也仅是专柜价的六成。不过,店内化妆品、包包品牌不算全面,香奈儿、迪奥、雅诗兰黛等大家熟知的品牌均没有入驻。

  百货商场入局

  “免税店面对的是特定消费人群,需具备免税资格。但是把这部分消费群体服务好,也是一个不小的体量。”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表示,目前国内的市内免税店发展受限主要原因还是服务没有到位。“免税不让利,虽然是免税店,但是价格并没有便宜多少,可以买的东西也不多,很多人都放弃了免税资格。”

  在白明看来,免税店需要引入竞争机制,合理竞争,不能一家独大;同时也要提升服务,免税品需要与时俱进,让消费者真真切切享受到免税福利。

  目前我国的免税店形式有三种:出境免税、入境免税和离岛免税。中服免税店即属于入境免税店,海南岛属于离岛免税;中国中免2019年在北京蓝色港湾商业街开设了一家出境免税店。

  今年3月份,国家发改委等二十三个部门下发《关于促进消费扩容提质加快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实施意见》提出,完善市内免税店政策,建设一批中国特色市内免税店等。

  “免税消费经济作为商业经济中的重要角色具有吸引消费回流、活跃消费经济、提升居民消费层次等多重作用。当前正处于‘后疫情时代’,免税消费经济对于提振企业、消费者的信心更具独特作用。”北京国家会计学院财税政策与应用研究所所长李旭红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在李旭红看来,我国市内免税店发展受限最大的原因是此前市内免税店因免税品购物门槛较高而受众较少;其次,免税额度的限制让消费受限较为严重。此外,市内免税店此前由于免税牌照发放较少,发展策略没有现阶段积极,缺少相应的促销措施,入驻的品牌和商品范围有限。

  而王府井成为免税市场新进“玩家”,一度引发资本市场对免税的关注,免税概念持续火爆。有百货类上市公司在与投资者互动时表示,已提交免税品运营资质申请。

  “王府井进入免税市场有它的优势,其本身就是百货巨头而不是‘白手起家’,其免税业务和有税业务可以共享渠道资源,一定程度上也会提升现有的免税市场的竞争度。”白明表示,未来可能还会有一些公司获得免税牌照,但不会无限增加。“各国免税行业都是特许经营,政策放宽不是完全放开,对于已经登上‘免税’这辆车的公司来说,拿到免税牌照也不代表一劳永逸,提升服务质量才是根本。”白明表示。

  李旭红认为,未来市内免税店的市场较为广阔。我国免税经济全球占比还较低,而我国国内居民前往外国免税店消费与境外来中国的游客近年来不断增长;此外,国家多重政策的强力支持也在刺激免税商店发展与扩张的信心。

责任编辑:向炎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