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飞,贵人鸟

来源:国际金融报    作者:王敏杰    发布时间:2021-09-06    

  贵人鸟刚刚经历完一场“生死考验”。

  从2018年起,贵人鸟陷入了经营危机,贷款逾期、债务压顶、退市风险等更是成为了其屡被提及的关键词。

  重整后的贵人鸟被外界视为低谷再度起飞,新任董事长及总经理林思萍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要“所有的东西重新来,重新创业”。

  在完成重整、意欲“釜底抽薪”聚焦主业推进变革后,贵人鸟的一系列动作正在逐步展开。

  8月底,贵人鸟发布了关于全资子公司对外转让部分闲置物业的公告,表示拟将持有的部分闲置物业按不低于评估价的市场价格出售给自然人,交易价格为3584.04万元。“看来是回笼资金做到主业上来,又回收3500万。”对此,在股票交流平台上,有投资者这样评论。

  记者注意到,就在几日前,贵人鸟才公告表示对外出租部分厂房(含生产设备)、配套宿舍楼,以此提高公司资产使用效率等。

  今年7月3日,贵人鸟对外宣布重整计划执行完毕。贵人鸟董秘苏志强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重整已经完成,且投资人资金也已到位,会尽快实现扭亏为盈。而根据公司8月26日晚间披露的半年报,今年上半年,其净利润为3.84亿元,扭亏目标已然实现。

  盘活资产

  根据贵人鸟披露的公告,此次系全资子公司贵人鸟(厦门)有限公司拟将持有的位于厦门市湖里区泗水道629号翔安商务大厦的部分闲置物业按不低于评估价的市场价格出售给自然人王玉治。截至评估基准日2021年7月31日,拟转让物业的账面原值为3875.33万元,账面净值为2093.06万元,评估值为3564.10万元。交易价格为3584.04万元。

  贵人鸟于8月30日召开第四届董事会第五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全资子公司对外转让部分闲置物业的议案》,本次交易不构成关联交易,不构成《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规定的重大资产重组,无需提交股东大会审议。

  相应的公告还指出,上述拟转让物业产权清晰,未涉及诉讼、仲裁事项或查封、冻结等司法措施,上述物业设有抵押权和租赁权,但不存在影响本次转让的重大法律障碍。

  贵人鸟表示,本次拟转让的物业为公司全资子公司的闲置资产,交易价格公允,交易完成后有利于盘活闲置资产,优化公司整体资产负债结构,预计将对公司本年度业绩及现金流带来积极影响,具体数据以最终经会计师审计确认后的结果为准。

  事实上,8月26日,贵人鸟才发布了一则有点相似的公告。彼时,其对外宣布,公司分别向泉州荣顺鞋业有限公司、泉州晋仟鞋业有限公司出租部分厂房(含生产设备)、配套宿舍楼。租赁期限均为自2021年9月1日起至2026年8月31日止,合同租金分别为576796.64元/月、165128.88元/月,租赁期限内合同租金分别为3460.78万元、990.77万元,租赁期限内租金总计为4451.55万元。

  贵人鸟指出,本次对外出租厂房遵循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进行,交易价格公允,有利于推动落实公司董事会、股东大会通过的优化调整公司经营模式的相关事项,有利于提高公司资产使用效率,降低公司生产经营成本,并为公司带来稳定的租赁收入,预计将对公司净利润产生积极影响。

  在投资者看来,贵人鸟的前述出租举措正是在落实此前的相关策略,和公司调整经营模式直接相关。

  今年7月15日,贵人鸟发布了关于优化调整公司经营模式的公告,称其计划在现有运动服装和配饰外协加工采购模式的基础上,将目前公司运动鞋产品自主生产为主的生产模式也调整为外协加工采购模式。经营模式优化调整后,公司运动鞋服相关产品均采用外协加工采购模式,公司与生产相关的人员和业务将大部分不再保留,相关资产也需重新规划用途。

  有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经营模式调整后的贵人鸟,原先用来自主生产的配套设施即空置,出租甚至出售是有效利用资源的可行方式,且这些举措对于贵人鸟的业绩也将起到提振作用。

  “出租部分厂房是因为公司经营模式调整后厂房出现闲置,对外转让部分闲置物业则是根据重整计划进行的。”8月底,苏志强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这样表示。他称,其目标只有一个,实现公司业绩的持续稳定健康增长。

  扭亏为盈

  贵人鸟刚刚经历完一场“生死考验”。

  从2018年起,贵人鸟陷入了经营危机,贷款逾期、债务压顶、退市风险等更是成为了其屡被提及的关键词。2018年,贵人鸟实现营业收入28.12亿元,同比减少13.52%;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86亿元,同比骤降536.01%。2018年年报中,贵人鸟承认公司资金的流动性趋于紧张。2019年,贵人鸟的亏损额再扩大,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0.18亿元。

  在此背景下,去年8月中旬,贵人鸟收到债权人泉州市奇皇星五金制品有限公司的《通知书》,因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奇皇星公司已向法院提出对公司进行重整的申请。此后,泉州中院于2020年12月8日裁定受理贵人鸟重整,并于2020年12月11日指定贵人鸟清算组担任管理人。今年7月2日,贵人鸟收到了福建省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送达的相关《民事裁定书》,泉州中院裁定确认《贵人鸟股份有限公司重整计划》执行完毕。

  重整后的贵人鸟被外界视为低谷再度起飞,新任董事长及总经理林思萍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要“所有的东西重新来,重新创业”。

  8月26日,贵人鸟公布了2021年半年报,这一重整成功后的首份财报随后吸引了多方关注。

  公告显示,报告期内,贵人鸟实现营业收入5.30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4.17%;实现净利润3.86亿元,其中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84亿元,同比扭亏为盈。不过,贵人鸟上半年的扣非净利润仅为867.13万元。

  在半年报中,贵人鸟直言,下半年要继续狠抓研发和营销工作,提升公司研发团队建设和产品研发水平,强化经销商的开拓、管理和支持,进一步提高公司产品市场知名度,争取公司产品力、渠道力、品牌力建设迈上新台阶。

  其还表示,要做好分公司、子公司、参股公司的处置工作,做好运动鞋产品生产模式优化调整涉及的人员、业务和资产安排、处理等相关工作,进一步盘活公司各项资产,提高资产使用效益。同时,依托公司重整投资人在粮食贸易行业的资源、业务和能力,其还要开展粮食贸易业务,尝试在传统消费领域开拓新市场,促进公司优质资源整合,充分发挥业务协同效应。

  贵人鸟相关负责人曾表示,公司自2018年就开始出现流动性问题,这几年品牌受到的影响非常大。下一步,其会专注主业,尽快恢复贵人鸟品牌在市场的影响力。

责任编辑:王敏杰